主页 > SNS >

习以为常的传统:解析日本人的露阴癖与偷窥行为(图)

编辑:凯恩/2018-10-22 22:49

  大物主神一看少女拿着箭跑了,非常懊恼,已经被撩拨得欲火焚身、头脑发胀的 他顾不得多想,跟着追了过去。少女跑到屋里,扑到床上羞辱难耐,忘记了关门 ,箭也带到了床上。实际上那时日本也根本没有今天意义上的床,不过是睡地铺 而已,箭实际上就是扔在地上。大物主神破门而入,那时的门同样也不是今天日 本人住宅中的那种门,只是装饰而已。他乘少女不注意扑上去强奸了她。

  不可否认,日本的”原始“风俗刺激了日本人(主要是男人)性骚扰的冲动。日 本明治维新的领导人之一涩泽荣一(1840-1931年)在他的名著《论语加算盘》 这本书中记录了自己在美国的一次亲身经历,也正好说明了这一点。

  当势夜陀多良比卖蹲下方便的时候,大物主神就钻到厕所下伸头偷窥少女的阴部 ,看着看着他终于忍不住拿手中的箭(或者是河边的树枝之类)来拨弄少女的外 阴。少女大吃一惊,用手来抓箭,同时站起身就跑,手中抓着的箭也忘记丢掉。

  送水工疑患露阴癖尾随女子裸露下体(配图)

  好色与"游艺":作为婚姻补充的色情业

  神道的教养:纵情的风俗与道德

  好色与"游艺":作为婚姻补充的色情业

  神道的教养:纵情的风俗与道德

  且说任性的男神须佐之男命,因和姐姐天照大神在天安河斗法中取胜,于是得意 忘形,在天照大神管理的高天原大肆破坏,还在每年举行新尝庆典的大殿上到处 拉屎,倒剥天马之皮,梭刺织女之阴。天照大神看到弟弟的这些无赖之举,非常 害怕,于是开“天岩屋户”,躲进里面不出来。她这一隐藏致使“高天原皆暗, 苇原中国悉暗”[10],就好像陷入永远也不会恢复光明的长夜。于是千千万万的 神趁着黑暗起哄,那喧嚣的身影就像是五月的苍蝇充满了苇原中国,尤其是“万 妖悉发”,好像世界末日来临。岂止苇原中国的人类,就是高天原的众神也无法 忍受这样的黑暗和恐怖!但是众神无论怎么劝求天照大神,大神都丝毫不为所动 。于是,众神设法引诱胆小的天照大神出洞。在一切准备充分之后,一口缸被扣 在大神隐居的那个洞前,高天骇人女神--天钿女命爬到缸顶上,像旧式巫女那 样进入一种恍惚状态,并开始跺脚,发出轰隆隆的响声。起初节奏很慢,渐渐地 越来越快,同时转动眼珠、挥舞矛枪。在众神的喝彩声中,她情欲发狂,露出乳 房,并将她的裙子扯到阴部以下,若遮若露。女神的表演逐渐达到了令人战栗的 高潮,众神一双双眼全盯着她那神圣的生殖器,忍不住爆发出一阵狂笑,整个宇 宙都能听见。

  我在日本留学期间,经常听到NHK等电视频道中报道性骚扰事件、偷窥事件。比如在某个地铁站,当一个身穿高中学校流行的短裙的女高中生踏上履带式电梯的时候,一个大学教师模样的男人立即紧跟其后,在略低两三个台阶的位置站定之后 ,便从衣袋里掏出一面小镜子,伸进女学生裙子的下摆,女子两腿之间的境界立即展现在他眼前的镜子里了,这个大学教师模样的男人如痴如醉地欣赏着,直到 电梯转到尽头。他每天都在电梯附近等待穿裙子的中学生,一看到身材满意的女 学生乘上电梯,他就尾随而去,然后眉飞色舞地欣赏这免费的影像。终于有一天 在他正陶醉的时候,警察抓住了他那拿镜子的手。

  也正因为如此,明治维新之后,晚清风流才子王韬东游扶桑的时候还能体验到日 本的男女混浴。光绪五年(1879年)闰三月十六日,那天正是立夏,午后王韬偕 “季方、友琴往浴温泉”,只见一室中,“方池如鉴,纵横约二丈许,男女并裸 体而入,真如入无遮大会中”[5]。季方、友琴即朱季方、许友琴二人,乃旅日华 侨。以上是在澡堂室内的混浴,在露天的混浴风景后来也让王才子看到了。那是 在阴历七月八日那天,王韬等所乘之舟抵达神户,朱季方、吴瀚涛二君在凑川酒 楼为他设宴饯别。“时天气炎熇,殊不可耐,剖瓜食之,凉沁肺腑,移坐与瀑布 相对,静坐小憩,胸膈殊爽”,但见“瀑布处男女裸体往浴”,王韬不由感慨: “是亦此辈避暑快事,然未免为山灵所笑亦。”[6]王韬哪里知道,日本的山灵是 不会笑的,洗浴的男女就是在模仿山灵水鬼,也是奉献于山灵地神。

  粗暴的神灵与性虐待狂的日本人

  在很多场合下,他们和她们都不感觉在陌生人面前裸体难为情,这可能是受日本 男女混浴文化的影响。川端康成在《伊豆的舞女》中有一段”我“和舞女所在剧 团的男演员一起观浴的描写,那显然是他自己的见闻,少年男主人公”我“显然 就是川端康成本人: 顺着他(剧团的男演员)手指的方向,我看见河对面那公共浴场里,热气腾腾的 ,七八个光着的身子若隐若现。

  好色与"游艺":作为婚姻补充的色情业

  日本人窥阴癖的祖神情结及其风俗

  大和神宫内日本特色的偷情

  大和神宫内日本特色的偷情

  大和神宫内日本特色的偷情

  一个裸体女子突然从昏暗的浴场里跑了出来,站在更衣处伸展出去的地方,做出 一副要向河岸下方跳去的姿势。她赤条条的一丝不挂,伸展双臂,喊叫着什么。

  粗暴的神灵与性虐待狂的日本人

  《古事记》是于公元712年成书的。8世纪的日本已经受到了中国儒家礼乐文化的 长期熏陶,他们在比照中国撰写”日本的《尚书》、《左传》“的时候,自然要 文雅一点,要为先人避讳,何况唐人正在嘲笑自己”蛮夷“呢。因此我们不能仅 从字面上去理解上述记载,而应该这样来理解这个故事: “大物主神”见到少女“势夜陀多良比卖”的时候,被她的美貌所勾摄,天天偷 窥她,盯梢她,终于有一天发现势夜陀多良比卖要上厕所,于是色胆包天的大物 主神尾随而去。要知道,那个年代的日本厕所非常简陋,一般都是建在河边的水 洗厕所,所以日本俗语中厕所又作“川屋”,正如谷崎润一郎在《阴翳礼赞》“ 关于厕所”一篇所介绍的,往往是一种高台式建筑,当你踏上脚板,跨开两腿从 脚下木板的缝隙中往下望时,“令人目眩的下面,可以看到远处河滩上的泥土和 野草,菜地上有盛开的菜花,蝴蝶纷飞,行人往来,这一切都历历在目”。当然 下面的人如果留意,也肯定能够看到厕所里面正在方便着的人。大小便就这样从 几米甚至十米高的地方直掉进河里,随流水而去。这就是夏目漱石和谷崎润一郎 等日本大文豪们非常推崇的反映日本文化的厕所。

  日本人窥阴癖的祖神情结及其风俗

  粗暴的神灵与性虐待狂的日本人

  延伸阅读

  神道的教养:纵情的风俗与道德

  许多民族在进入文明时代,形成道德意识,并感受到羞耻之后,在追怀他们的祖 先、向后人介绍他们的祖先时,往往不敢正视祖先的“不光彩”历史、“不道德 “行为,会有意无意地为祖先的那些行为作出许多神话般的解释、婉转的辩解或 者干脆的掩饰,日本人在这方面显得尤为突出,日本人的精神元典《古事记》等 经典著作就是在此指导思想下完成的。尽管如此,在《古事记》等有关记载中, 我们仍然很容易找到日本人性骚扰乃至性侵犯(强奸)的传统教诲和历史根源, 很容易从中找到典型的窥阴癖证据。大物主神是日本民族建国英雄之一,但在今 天看来他完全可被称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强奸犯。

  延伸阅读

  比如偷窥他人尤其是异性的身体器官、性行为这一种典型的性变态行为,在现代日本社会中很是普遍,几乎成为常态,因为许多日本人都已经习以为常。

  大和神宫内日本特色的偷情

  侨居日本的中国人桃子女士回忆说,在东京都一个叫大岛的活火山风景区,她进 过一次可以观望辽阔海景的公共男女混合温泉浴池。据她介绍,现在的混浴,进 去之前,服务人员会发给每个客人一条两尺长的“松紧带半截裙”。进去的时候 ,男的把“裙子”挂在腰际,女的则提到腋下。男女彼此心知肚明,那条“裙子 “下面啥也没有穿。不过,这样毕竟眼不见心不烦。

  日本人窥阴癖的祖神情结及其风俗

  摘自:郝祥满《日本人的色道》 湖北人民出版社 2009年6月出版

  大和神宫内日本特色的偷情

  延伸阅读

  这是典型的由偷窥而实施性骚扰,最后发展为强奸的案例。当然说他强奸少女也 是以今天的道德标准来衡量的,那个时候的日本人还不知道强奸为何物,因为那 样的性侵犯和性暴力太多了,人们习以为常,以至不能上升为犯罪甚至侵犯。那 个时候的日本人几乎都是野合或者强奸的结果。这里判定势夜陀多良比卖是被强 奸的理由是:她因强奸而生的女儿先取名为“富登多多良伊须须岐比卖命”,后 改为“比卖多多良伊须气余理比卖”,改名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嫌忌“富登”这个 名字。“富登”是日语音读,意指女性生殖器,训作“女阴”;“多多良”即指 “踏鞴”;而“伊须须岐”意为“狼狈奔走”,可见少女是被伤害了的。

  日本人的露阴癖可以从历史记载中去发现其原因,传统影响的证据在日本元典《 古事记》上卷、《日本书纪》卷第一《神代上》中很容易找到。

  可见该记载不是指什么日本的“箭崇拜”、“男根崇拜”,这不过是上古日本常 见的、有代表性的一次性生活,要说崇拜也只能是日本人的性交崇拜。8世纪的日 本学者将这个古老的传说稍加修饰便暧昧地写到民族的经典上去,这说明日本人 是纵容这一行为的。根据《守贞漫稿》一书记载,为了满足这一从先祖遗传下来 的窥阴欲望,天保末年(1841年前后)日本人在大阪的庙会中有专门的女阴展览 ,门票每人八文:“在官仓边野外张席棚,妇女露阴门,观者以竹管吹之。每年 照例有两三处。展览女阴在大阪唯此(正月初九初十)两日,江户则在两国桥东 ,终年有之。”[3] “露阴癖”与“裸国”“男女混浴”风俗的诱惑 今天的日本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礼仪之国、君子之国,自从日本实行“衣冠唐制度 “以后,中国文人没少这样夸奖过他们,日本文人更是爱如此自夸。其实日本全 体国民衣冠楚楚地文明起来是明治维新以后的事,在此之前农工商阶级日常工作 时常常是赤身裸体的,日本比较普遍存在的露阴癖应该说和日本的这一民俗有关 。从现在依然保留或残余的许多风俗来看,日本人具有纵容露阴癖的倾向,如男 女混浴便是。

  延伸阅读

  

  

  从这一记载里,我们不仅可以发现古代日本人露阴的自然之情,窥淫的本能之欲 ,而且可以找出现代日本人窥阴癖的原因。天钿女命或称天宇受卖命,她的表演 就是今天的所谓“裸体舞”,她可以说是日本裸体舞之母。今天,许多日本女性 继承了她们的祖先天钿女命的基因,不断地公开出版她们的写真集,摆出各种风 骚的姿势,吸引男人们的眼球,勾引他们的欲望。女性们的这种暴露,人们已经 习以为常,见怪不怪了,以致我们怀疑这是否可以归入露阴癖。当今的日本,还 有不少男子喜欢在少女尤其是女童面前展示自己的生殖器。

  因害怕而赌气躲藏起来的天照大神不能理解,当她躲藏起来致使世界一片黑暗之 时,众神为何依然那样开心?她当然不知道洞外有精彩凤凰彩票(fh03.cc)的脱衣舞表演,迷惑的她 将头伸出洞口,想看看究竟有什么如此好笑。立即,一面镜子被推到她面前,她 的光芒被反射到世间。高天骇人女神叫嚷着:“发现了一位新女神。”这下,骄 傲自负的天照大神完全失去了冷静,拼命伸手去抓她在镜中的影子。一个叫“强 臂郎”的神乘机捉住她,将她从躲藏的洞里拖了出来。人间世界苇原中国又重现光明。

  神道的教养:纵情的风俗与道德

  现在日本的男女混浴虽然已经减少到快销声匿迹了,但还是有一些残余;“汤女 “(在澡堂里陪酒、唱歌、沐俗,与妓女没有什么分别)也不见了,但还是有边 缘的服务存在。我在日本留学期间曾与一位友好的日本老者去温泉浴室,在洗浴 结束的时候,有一个中年的女服务员在男更衣室里打扫卫生,更衣室里的男人全 部都是裸着的,我的老者朋友竟然在电扇前一边全裸着享受凉风的吹拂,一边抚 摸着自己裸露的身体与那个女服务员面对面地交谈,旁若无人。

  1902年,涩泽荣一来到了他向往已久的美国,在旧金山登陆之后兴致勃勃地走到 金门公园的海水浴场,却看到门口一个告示牌上赫然写着:“禁止日本人在此游 泳。”这使对美国满怀好感的涩泽荣一大感屈辱,于是他询问当时在旧金山的日 本领事上野季三郎,美国人为何要立这样的告示牌?领事告诉他:“移民到美国 来的日本青年到这里来游泳时,看到有美国妇女也在其间,就潜入水中去扯人家 的腿。由于这类的恶作剧不少,所以就挂上了这个告示牌。”[7] 看来日本人把美国的海滨浴场当成日本男女混浴的澡堂或温泉了。我们可以推测 日本青年在水中的行为绝不仅仅是扯女人的腿那样简单,他们显然控制不住冲动 克制不了欲望,因而像在国内一样放纵自己,而涩泽荣一或者上野季三郎为了情 面隐藏了更多的内容。

  舞女的黑发非常浓密,我一直以为她有十七八岁了呢。再加上她装扮成一副妙龄 女子的样子,我完全猜错了。 [8] 可见这个公共浴场是露天的,她(舞女,还有那些女艺人)都知道别人(凤凰娱乐(fh03.cc)陌生男 人)会看到自己的裸体,但她们一点也不顾忌,甚至还邀请男人同浴。

  据说,日本三岛的湟咋氏族的一个女儿名叫势夜陀多良比卖,姿容美丽。美和地 方的大物主神见了之后心生欢喜,乘少女上厕所大便的时候,化为一支涂着赤土 的箭,从那厕所所在的河流的上游流下来,经过厕所下面的时候突然上冲少女的 阴门。于是少女惊惶失措,狼狈奔走,回家后随手将持来的箭放在床边,这支箭 突然变化成一个强壮的汉子,于是娶了这个美丽少女并生了孩子,取名为富登多 多良伊须须岐比卖命,亦名为比卖多多良伊须气余理比卖(这是因为嫌忌”富登 “的名字,后来所改的名称)。因为这个缘故,人们称她作”神之御子“。

  粗暴的神灵与性虐待狂的日本人

  延伸阅读

  看似温顺的日本人,有时也会突然爆发出性变态、性放纵和性暴力等行为。他们 这种莫名其妙的爆发是受什么样心理或者潜意识支配的呢?

  好色与"游艺":作为婚姻补充的色情业

  就在观浴后的第二天,少男”我“和舞女们一起玩五子棋,玩了约摸一个小时, 艺人们又到这旅馆的室内浴池洗澡去了。她们再三邀少男同去,因为有三个年轻 女子,所以还是高中生的少男搪塞了一番,然后说:过一会儿再去。不久舞女马 上一个人上楼来,转达千代子的话说:“嫂嫂说请您去,好给您搓背。”[9] 在中国史书《三国志》等的记载中,与“倭国”(或“女王国”)并列的就是“ 侏儒国”、“裸国”与“黑齿国”,之所以并列写出,是因为3世纪的日本列岛尚 未统一。这里要注意的是“裸国”,它在日本列岛的位置大概包括本州岛西部和 九州岛。中国史书中称其为“裸国”大概正是由于使者见他们日常工作都是裸体 ,或者是仅系一个兜裆布。

  她,就是那舞女。洁白的裸体,修长的双腿,站在那里宛如一株小梧桐。我看到 这幅景象,仿佛有一股清泉荡漾着我的心。我深深地吁了一口气,噗嗤一声笑了 。她还是个孩子呐。她发现我们,满心喜悦,就这么赤裸裸地跑到日光底下,踮 起足尖,伸直了身躯。她还是个孩子呐。我更是快活、兴奋,又嘻嘻地笑了起来 。脑子清晰得好像被冲刷过一样,脸上始终漾出微笑的影子。

  男女混浴在日本发端于何时,这里不去深究。大约一千多年前,到日本贸易的宋 朝商人就见到了其男女混浴的场面:“倭人体绝臭,乃以香膏之,每聚浴于水,下 体无所避,只以草系其势,以为礼。”[4]这里的“聚浴”显然就是指男女混浴, 不过如何“以草系其势”没有说清楚,颇费猜测。那时的日本人还知道用草来系 阴茎,表示文明,显然已经意识到露阴的不当之处。到了江户幕府时期,由于中 国的朱子学、阳明学等宋明理学的不断引进,政府对于风俗的引导严谨起来,宽 政改革(1787-1793年)、天宝改革(1830-1844年)期间两次发出混浴严禁令 ,以后又多次发出禁止令,但由于该风俗醇厚,都未能完全禁止。

  日本人窥阴癖的祖神情结及其风俗

  粗暴的神灵与性虐待狂的日本人

  形成现代日本人的这些窥阴癖的原因很多,但历史的传承、神性的熏染是其中一 个重要的方面。例如,贾马克·海沃特在《神话与性》一书中就写道:社会在特 定时间和地点如何建构性关系(包括同性性关系和异性性关系),与这个社会的 神话息息相关。他反复指出,性态度和性行为一直在随着不同的价值观而改变, 这些价值观则由向我们解释世界的“真理”的神话来承载,甚至连人的身体形象 也随着不同的神话幻象因社会和时代的不同而相异。[1]在基督教神话中,妇女因 性的罪孽比男人深重而受到更痛苦的惩罚;在日本神话中,女神的性器总是被男 神窥视,女人的肉体则总是被男人实施性侵犯。

  日本人窥阴癖的祖神情结及其风俗

  神道的教养:纵情的风俗与道德

  看日本的绘画,或看历史教科书的插图,人们就会发现,日本人(主要是做工的 )一直脱不下他们窄小的兜裆布,而且喜欢在女人面前露出兜裆布,这是劳动中 的裸露。即使在今天,到日本旅游的外国人也常常可以在日本各地的各种节日活 动(祭)中看到半裸的日本男人。无疑这是有一种潜意识在支配着日本人,那就 是露阴癖。

  在日本现代社会,在各种场合、利用各种方式偷窥的现象随处可见。日本上班族 (主要是男性)的窥阴、偷窥事件非常频繁,这样的报道在电视和报纸等媒体中层出不穷。女性的身体历来是作为美和欲的象征,无论是美学上还是性学上,被窥视的对象通常主要是女性的肉体,或者她们身体的局部。日本的周刊杂志必然 要用暴露的女性作为封面,一些影视女明星被曝光、被写真、被展示。如果翻开 杂志的内部,你甚至还可以看到全裸的女性肉体写真。

  阅读提示:看日本的绘画,或看历史教科书的插图,人们就会发现,日本人(主要是做工的 )一直脱不下他们窄小的兜裆布,而且喜欢在女人面前露出兜裆布,这是劳动中 的裸露。即使在今天,到日本旅游的外国人也常常可以在日本各地的各种节日活动(祭)中看到半裸的日本男人。无疑这是有一种潜意识在支配着日本人,那就是露阴癖。【本书连载】

  好色与"游艺":作为婚姻补充的色情业